我虚假的笔写不出我cp的真
 
 

[银河英雄传说][赤金/双璧]灵魂伴侣AU片段灭文

两个小片段,第一个是赤金/双璧,第二个是赤金HE路线,片段灭文大法好

1、

据说世界上有33%~40%的人会在其短暂或者漫长的一生中拥有一个灵魂伴侣,米达麦亚·沃尔夫冈不是其中的一个。

他并不认为这是值得遗憾的事情,就算没有那种命中注定的联系,他也能和艾芳过得足够幸福。他爱他的妻子,并且他确信他的妻子也同样地爱着他,难道一个人还能奢求更多吗?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即使是灵魂伴侣也不会拥有比这更牢固的情感联系,况且拥有灵魂伴侣,反而因此饱受折磨的例子,他见得也不少。

他的主君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就是其中一个。众所周知,他拥有一个红头发的伴侣,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在众人的印象里,他们从参军入伍开始就出双入对,资历更老一些的人知道,他们在幼年军校入学的时候就形影不离了。

没有人比他们更符合“灵魂伴侣”这个形容——所有见过他们的人都会赞同这种说法。可是即使是这样无间的亲密关系,也有产生缝隙的时候。

吉尔菲艾斯停止呼吸的时候,米达麦亚是除了莱因哈特以外离他最近的人。他可以清楚地回忆起来吉尔菲艾斯死前含混着喘息说出的每一个字,莱因哈特带有烙印的右手颤抖地握住另一只的样子,还有倒在血泊中的一级上将眼中失去光彩的那一瞬间。

“元帅,不行了,他已经走了,就让他安静的去吧……”他这样安慰着眼前不断地呼唤着伴侣名字的年轻人。

“米达麦亚,你在说谎!吉尔菲艾斯决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可是刻在莱因哈特手背上那个淡红色的烙印分明已经开始褪色,取而代之的是深沉而刺眼的黑色,宣告着烙印的主人已经永远成为一个逝印者。

失去灵魂伴侣是一种痛苦的体验。莱因哈特遇见吉尔菲艾斯的时候实在太年幼了,以至于他早已忘记了没有神经感性连接的生活方式。他感到身体的一部分被生生撕裂,又或者像是失去了一种感官——也许真的失去眼睛或者一只手臂还要来的好一些,起码这些器官可以通过机械再造,但灵魂伴侣是唯一的。

接下来的三天他没有说过一句话。即使看得见他那副憔悴的形容,也没有人可以明白他究竟经历着怎样的痛苦。

再后来年轻的公爵开始习惯于用手套来遮盖自己的双手。罗严克拉姆公爵统率大军靠的是野心和实力,而不是个人的痛楚与感伤,因此没有让所有人看见自己伤疤的必要。这一点他自己十分明白,米达麦亚也同样明白。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是另一个例子。他的烙印在背上,靠近腰部正中间的位置,米达麦亚仅仅见过一次。那一次他们都喝醉了,罗严塔尔脱下上衣指给他看,他摸着自己的脊椎说:我自己看不见,但是它就在那里。

那是一个水滴的形状。没有人能断定它究竟代表什么,或许是水,或许是酒,或许是眼泪,又或许是血。不管它究竟是什么,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对这个图案产生那种奇妙的感应。

一对灵魂伴侣之中,总有一个人是生来就带着烙印,而另一个只有在他的伴侣触碰到相应的位置的时候,烙印才会显现。所以罗严塔尔与各种各样的人上床,其中有女人,也有男人,他在情事结束以后将手掌贴上他们的腰肢,但是从未找到他想要的那个图案。

米达麦亚知道有很多人怀着轻蔑将罗严塔尔这样的人称作心灵捕手,他不喜欢这个说法,但是他也不喜欢罗严塔尔的做法。

他不止一次地劝罗严塔尔停止这种行为,早些成家立业为好。毕竟大部分拥有灵魂伴侣的人都能在成年之前找到他的另一半,而罗严塔尔已经年逾三十,希望十分渺茫了。但是对方的说辞却每每使他无法辩驳:“那么如果我和普通人结婚以后,灵魂伴侣突然出现又该怎么办呢?”

于是罗严塔尔继续着那种可以称得上是放荡的私生活,在别人眼里来者不拒地乱搞男女关系,只有米达麦亚知道他不过是想找到真正属于他的那个人。

米达麦亚也衷心地希望他能早日找到那个人。

但是罗严塔尔从来没有告诉过他的挚友的是,其实他早就发现那其实根本不是什么烙印。那是一个刺青,一个诅咒,事实上他知道他从未,也永远不可能拥有自己的灵魂伴侣。

就像他知道,他真正想要的只有那一个人而已。


2、

莱因哈特讨厌“命运”这个词,他喜欢自己掌握一切,并且认为让自己任由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摆布是一种无法忍受的想法。但即使是这样的莱因哈特,也有唯一一件感谢命运的事情,那就是将他的灵魂伴侣带到了他的身边。

“我叫莱因哈特·冯·缪杰尔,请多指教。”那孩子怯生生地伸出右手的时候,莱因哈特记得他在他的手背上看到了一只小巧的翅膀形状的烙印——确切地说是半边翅膀。这个图案显得比孩子白皙的皮肤红一些,显眼得恰到好处。于是他想,这是一个等待者,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然后与他分享生命中的一切。

但是莱因哈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因为从他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在身上任何部位发现过烙印。他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只是对拥有烙印的感觉有一点点好奇。

这种好奇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握住那只手的那一刻,一个一模一样的图案就浮现在了他的手背上。他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对面的男孩:“所以,你是……”

那个男孩比他还要惊讶,眼看着一张小脸就涨成和他的头发一样的颜色:“所以,我们是……”

就这样,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在尚未知晓孤独真正的滋味之前,就将彼此的灵魂连接在一起了。回想起来,也许是由于这种命运降临得太早,又或者命运尚未在他面前露出狰狞的那一面,那时他还不知命运为何物,所以才如此欣然地接受了这场相遇吧。

他们之间也曾有过争吵,但都未能持续很久。神经感性联结使得他们可以感受到对方强烈的情绪,每一次在莱因哈特陷入最深的后悔之前,吉尔菲艾斯就主动来道歉了。

所以他相信这一次也一定会是一样的,吉尔菲艾斯一定会理解他的感受吧。虽然他们已经三天没有讲过话了,但是他怀着这样的信任——又或者该称作是骄纵的心情,迟迟不能做出主动道歉的决定。

但是当那个装着义眼的参谋长再一次提出削减吉尔菲艾斯的权限时,他仍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部下要效忠的对象只有‘第一人’,不能有‘第二人’。”这是那个冷静的男人的说辞。

“以前我也说过了,吉尔菲艾斯是不同的。他是我的半身,是我的灵魂伴侣。”

“阁下与吉尔菲艾斯提督是灵魂伴侣之前,首先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好了,我知道了。不用再劝我了!总参谋长,我很遗憾你没能拥有一个灵魂伴侣。”或许就像自己永远无法理解这个男人的感受一样,这个男人也无法真正理解他与吉尔菲艾斯之间的关系吧。莱因哈特用这样强硬的说法结束了话题之后,奥贝斯坦也暂时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了。

“罗严克拉姆侯爵,我要为我的主君布朗胥百克公爵报仇!”在复仇者的枪口喷出火焰的同时,两声枪响在秃鹰之城要塞的大厅中响起,打破了这片惨白的死寂。

第一枪打在安森巴哈扣着扳机的手上,而在他试图以别的方式完成他的复仇之前,第二枪精准无误地贯穿了他的太阳穴。

在众人混合着惊愕与敬佩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吉尔菲艾斯确认了刺客的死亡,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枪。他这才发现内里的衬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紧巴巴地贴在他的后背上。

他不太记得那之后的事情了,总之将现场的尸体和血迹收拾掉之后,俘虏接见仪式似乎是继续举行了。但他的大脑里一直回放着发生在刚才那短短一分钟的事情,如果自己今天没有带枪进来的话,如果自己刚才晚了几秒或者射偏了的话……一想到这些,他就不禁汗毛倒竖,头皮发麻。

在那天的典礼结束之后,金发的年轻公爵叫住了他:“吉尔菲艾斯,我……”

险些失去自己的伴侣的恐惧感再次苏醒,随之而来的是汹涌的爱意与依恋。吉尔菲艾斯抢在莱因哈特接着说下去之前开口道:“莱因哈特大人,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好,请你原谅。”

莱因哈特俊美的脸上浮现出十分复杂的表情:“……偶尔也让我先道歉一次吧。刚才要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没办法像这样说话了……而且,吉尔菲艾斯根本不需要道歉。”

“不……那天,您问我‘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而我明知会伤害到您的感情,却还是做出了那样的回答。”吉尔菲艾斯的眼中含着真挚的歉意,大厅中央水晶吊灯的光芒在他蓝色的眼中摇曳着,“但不是那样的,我不应该说那种话。我永远是您的灵魂伴侣,我为那句话道歉。”

年轻的霸主在羞愧和后悔中低下了头,他游移着目光说:“……我也要跟你道歉。我那天不应该那样冲你发火,我明明知道你是对的……还有维斯塔朗特的那件事,我真的非常后悔。你会原谅我吗?”

吉尔菲艾斯用一个拥抱回答了他的挚友。要知道,天啊,这可能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向别人低头道歉。

莱因哈特又一次感到拥有灵魂伴侣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尤其当他的伴侣是这样一位可敬的年轻人时。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当他们十指交握,手背上的翅膀就连成一对。他们从未怀疑过,这对翅膀可以带他们去往世上的任何地方。

29 Oct 2018
 
评论(11)
 
热度(37)
© Summer Gard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