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虚假的笔写不出我cp的真
 
 

[DMMd][红苍]Secret Hero

和基友交换的短文。虽然自己心里没底但是基友好像很喜欢的样子,在这边丢一份啦www

Secret Hero


当午后微醺的风不知第几次吹进敞开的窗户,让风铃奏出清脆的音符的时候,暑假开始了。

拥有稚嫩脸庞的男孩趴在自家的阳台上,咬了咬嘴里的塑料吸管。杯中的饮料所不到一半,但与此同时,旁边的另一杯饮料还是满着的,只是由于天气炎热,杯中的冰块已经化得所剩无几了。


瀬良垣苍叶用吸管搅了搅杯中的冰块,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重新将脑袋搁在了两只手臂上。外婆一早就出门上班了,红雀好像也不在家,这样一来不就连暑假也没有期待的价值了嘛,他不满地撇了撇嘴。

当然,要是去问学...

31 Oct 2013

[FATE/Zero][兰雁]Blue Moon

10.2在魔都FO上放出的兰雁无料,一直忘了扔个电子版上来,全部发完了谢谢\(≥▽≤)/


BlueMoon...


23 Oct 2013

[DMMd][瀬良垣双子]Eyes On Me

调整心态,没人回复就当写了篇硬盘文咯,只求对得起自己爱的CP


*大体上是莲线前提

*中枢圆塔倒塌以后莲的意识回到了智能伴侣之中,生得以苟延残喘地生存,这样的便利主义设定

*现在进行时的第三人称+过去时的第一人称【【略苏

*大概有Bug

*毫无意义的妄想产物


“因为,我希望你能快点将我摧毁。”他这么说着。

“这就是,你最后的愿望了吗?”我这样反问道。

他点了点头。我的心跳突然开始加速,因为我知道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很荒唐,也很无理,但是嘴唇仿佛不受大脑的控制一般,清晰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生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你实现。但是作为交换,能不能也听一下我的愿望呢?”

生的脸上露出少许困惑的神色,但他还是...

29 Aug 2013

[FATE/Zero][兰雁]我所爱的你[翻译]

P站的兰雁暗锅企划作品中非常良心,催人泪下,也是非常契合叔叔粉们的心理的一篇,讲述了不同平行世界中的雁夜和兰斯洛特的故事


我所爱的你

原作:T

P站原地址


我所爱你的。

我只是,希望你幸福。

我只是,这样祈祷着。

被亚瑟王的剑所制裁,曾是我唯一的悲愿。

我将那腐朽殆尽的罪业深藏在心中,接受了她正气凛然的一剑。

那是罪孽的净化,是我一直以来战斗的目的。

所以,坦白的说,我的眼中完全没有自己的master。

当我意识到他的存在时,我虚造的肉体已经化为闪耀着紫色光芒的碎片,徘徊在此世与彼世之间了。


在重获的理性的一角,我突然想到,他,现在如何呢?

我将几乎要安详地闭上的眼睛再次睁开,最后一...

23 Aug 2013

[FATE/Zero][兰雁]奇想曲[翻译]

很喜欢的,也是自己认为翻译得比较好的一个短篇所以单独放出来了XDDD非常罗曼蒂克的故事


奇想曲

原作: タキ

P站原地址


#调音师BSK和委托人叔叔



这栋宽敞又美丽的宅邸看得出每个角落都被保养得很好,虽说只是有些安静,但不知为何总有些寂寞的感觉。

打开厚重的门,在玄关迎接兰斯洛特的是一个纤细的青年。他的容貌也给兰斯洛特以寂寞的印象。不过兰斯洛特不会对初次见面的,并且还是客人的人说这种失礼的话。


“欢迎。”


男人这么说着浅浅地笑了。他的皮肤十分苍白,而头发比皮肤更白。

他穿着一件领口宽松的T恤,这使得从他的脸上一直延续到身体上的伤...

22 Aug 2013

[FATE/Zero][兰雁]一些短文合集[翻译]

变猫记

原作:sijima

P站原地址


“……嗯?”

某天清晨雁夜刚起床,就感到了违和感而皱起了眉头。

头顶的左右两边微妙地很难受。

到底怎么了?

他就这样漫不经心地把手伸向头部,然后吓了一大跳。

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上面。

之后又感觉到了臀部的违和感,并不是因为昨天和Berserker做的事而产生的。

总觉得有什么,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在。

然后提心吊胆地看向窗户玻璃,他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而惊愕了。

“猫?!”

雁夜喊出了动物的名字,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瞪着窗户。那里确实倒映出长着猫耳的自己。他脸色苍白地看向自己的臀部,不出所料,那里有一根软绵绵的尾巴。

到底发生什么了?冷静点啊间桐雁夜!

虽然这样自言自语,可是无论...

22 Aug 2013

[FATE/Zero][兰雁]沉溺于幸福之中笑吧 系列 后半[翻译]

原作:あまね

P站原系列地址


|||■在脸颊上 落下厚意之吻■|||
厚意:体贴,关怀的心。多用于他人对自己的感情。


雁夜不常回家。

因此,当没有正经的卧具时,兰斯洛特就会将雁夜横抱着,让他枕着自己的膝盖睡。

当然,虽然最初雁夜是全力拒绝的,但最后还是败给了兰斯洛特的坚持和話術,以及睡眠的舒适。

于是兰斯洛特,经常可以听见雁夜的梦话。

虽然担心他没有得到足够的深层睡眠,但当他呢喃着“樱、凛、葵”这三人的名字时,会露出十分幸福的表情。

相反地,当他说“时臣”的时候,虫子就会开始爬动,他露出愤怒的表情之后,又像想要说什么一样的,痛苦地伸出手。


今天没有说梦话,...

22 Aug 2013

[FATE/Zero][兰雁]沉溺于幸福之中笑吧 系列 前半[翻译]

最早翻译同人小说的尝试,这时候还各种不熟练啊orz基本可以算黑历史了

原作:あまね

P站原系列地址


01 晚安


·Berserker有时狂化有时不狂化,穿着西装等各种擅自设定

·两人还不亲密Orz

·短

·各种注意!请多指教!


这具身体的狂化似乎是时有时无的。

仿佛从湖底向水面挣扎一样,想要取回自己的意识……

面如土色的脸颊与血的味道。

歪曲毁坏的左半边。

即使努力忍耐依然露出的呜咽与止不住的泪水。

还远远不能入睡,仿佛死去一般的沉默。

我的眼前出现了这样的master的姿态。

究竟是什么样的执念将他束缚至此般地步呢?

似乎被疯狂吞噬时也有记忆,我想起了master那仿佛与我一...

22 Aug 2013

[FATE/Zero][闪恩]大热天三十题-用冷饮冰对方的脸[旧文]

“好热……”吉尔伽美什简直想把这惨无人道的天气骂个体无完肤,话到嘴边却只剩这两个字。

啊,真的好热,什么也不想做。这样想着,干脆一头倒在了床上。

嗯嗯,还是睡觉吧,睡着了就不会感觉到热了。

……大概。


夏日的阳光带着刺眼得好像什么光学武器,毫不留情地从对面的窗户照进来,吉尔伽美什肩膀上的一块皮肤被它炽烤着,不一会就变得滚烫。

A.起床去拉上窗帘

B.无视它,继续睡

这两个选项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脑海里,稍加考虑以后他选择了B,因为他实在是懒得动弹。可是那一块皮肤变得越来越烫,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吉尔伽美什恼怒地跳了起来,粗暴地拉上了窗帘。


……结果还是睡不着。

空调嗡嗡嗡的响着,在安静...

21 Aug 2013

[Sound Horizon]Rose Message[旧文]

·大概是所有角色在自己的故事结束后,都会回到SHK来这样的设定

·不要被开头骗了,不是致郁向【陛下生日写致郁向除非我想死

·无明显CP倾向,有的话大概就是官配那几个

·蠢

·死蠢

·非常蠢


灰暗的大海拥挤着细微的波纹向远处延伸,一直到人的视线无法到达之处才不甘心地凝成一条线,与灰暗的天空连成一片令人窒息的压抑。

气压和气温都高得让人难以呼吸,本该带来清凉的海风也不知逃亡去了哪里,连海鸥的鸣叫声也销声匿迹了。

SHK的领土是没有沿海地区的,至少现在没有。可是他却实实在在地站在海边。

那么,这是哪里呢?

不等他弄明白这个问题,他发现自己的身边有一位少女坐在沙滩上,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像被海水侵泡过一样,她抱着...

21 Aug 2013
2 3 4 5 6 7 8
© Summer Gard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