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尽管破坏、毁灭、根绝、杀戮,
夏天依然是夏天,百合花依然是百合花,
星辰依然是星辰。」
 
 

[Sound Horizon]Rose Message[旧文]

·大概是所有角色在自己的故事结束后,都会回到SHK来这样的设定

·不要被开头骗了,不是致郁向【陛下生日写致郁向除非我想死

·无明显CP倾向,有的话大概就是官配那几个

·蠢

·死蠢

·非常蠢


灰暗的大海拥挤着细微的波纹向远处延伸,一直到人的视线无法到达之处才不甘心地凝成一条线,与灰暗的天空连成一片令人窒息的压抑。

气压和气温都高得让人难以呼吸,本该带来清凉的海风也不知逃亡去了哪里,连海鸥的鸣叫声也销声匿迹了。

SHK的领土是没有沿海地区的,至少现在没有。可是他却实实在在地站在海边。

那么,这是哪里呢?

不等他弄明白这个问题,他发现自己的身边有一位少女坐在沙滩上,蓝白相间的水手服像被海水侵泡过一样,她抱着...

21 Aug 2013

[FATE/Zero][兰雁]睡恋 -suiren-[旧文]

暮春三月,间桐雁夜乘上了离开冬木市的火车,那是一个天空布满阴霾的下午。

空气中充满了令人不快的水汽,在列车密闭的空间中发酵成令人联想起腐烂的味道。

间桐雁夜用兜帽遮住自己显眼的白发,北朝外面侧躺在列车的下铺上。他有些困,可是摇摇晃晃的列车让他无法安心,上铺的女孩子在给什么人打着电话,也许是恋人吧。车上的信号不好,她总是不自觉地提高音量,更是吵得雁夜无法入睡。他觉得有些头痛,但是除了将身体缩成一团以外,他也并没有什么办法来减轻这种不适感。

我应该更高兴一些的,他对自己说。他就要离开那个死气沉沉的家了,以后的日子再不尽人意,也不会比之前的生活更糟糕。尽管如此,他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来兴致。


天...

21 Aug 2013

[FATE/Zero][主兰雁]塞壬之歌[旧文]

Chapter One


八月正是海上最为炎热的季节,炽热的阳光晒得甲板都发烫。照在海面上的阳光被细微的海浪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随着微风一起一伏,又反射在船帮上。

下午四点的海面风平浪静,咸涩的海风带着热度,吹得人昏昏欲睡。有些船员甚至偷偷地躲在船帆的阴影下,靠在船舷上打起了盹。

然而兰斯洛特可没心情打盹,他十分焦躁。隶属于英国皇家舰队的Berserker号已经在海上漂浮了两个星期了,兰斯洛特曾经在这艘船上建立了无数令人赞叹的功勋,获得了无数令人羡艳的荣耀,但这次他们带的生活用品并不多,如果两天之内无法找到这次航海的目标,他们就要无功而返了。

兰斯洛特揉了揉紧皱的眉头,抿了一口所剩不多...

21 Aug 2013

[原创]海葵少年[旧文]

“他出门了。”

“嗯,我看到他了。”耳机里传来少年刻意压低的声音,我也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回答道。

“他往哪里去了?”

“目前还无法判定,不过很有可能是凯撒大街。”我隐匿于大厦顶部的阴影之中,用望远镜悄悄观察着那个男人的行动。

“凯撒大街吗……”

9月28日,男人独身一人前往凯撒大街,这是一周目没有发生的事件,不过我还无法判定这意味着什么。

我透过望远镜紧盯着那个男人,没有丝毫的放松。男人走进了某栋大楼,这使我有些懊恼,因为我完全无法监视他在大楼内部的行动。

不过这种懊恼并没有持续多久,不到二十分钟,那栋大楼内部就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二十三楼第六个房间,Mr. Smith的居所。

我不禁咋舌,这做的太引人注目了...

21 Aug 2013

[FATE/Zero][兰雁]Whispers in rain[旧文]

冬日的夜晚是深蓝色的琉璃。

空气带着仿佛能刺进皮肤的寒意,从口中呼出的雾气并不能缓解寒冷,刺痛和干涩感留在眼球上,小巷中的地面仿佛也变得更加坚硬,原本就不明亮的月光被层层乌云所遮挡,使万物的轮廓更加模糊。

“哈……”带着兜帽的青年呼出一口气,艰难地挪动脚步向前走着。激烈的疼痛灼烧着他的神经,寒冷却使他指尖僵硬。

必须得快些回去。他一面这么想着,一面拖着已经麻木的左腿移动着。


这时天空中竟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单薄的帽衫被雨水打湿,冷得仿佛马上就能结起冰来。他不禁打了个寒战,缩起了肩膀。

这可不是开玩笑,如果没法回去的话……要是圣杯战争的master竟然在冬日的雨中冻死了,想必会成为流芳百世的...

21 Aug 2013

[FATE/Zero][兰雁]あじさい 后半[旧文]

8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板砖,白色的床单,这曾经是青年所拥有的世界的全部。

他被囚于没有色彩的世界里,可怖的幻觉日夜侵蚀着他的理智,使他无法入眠。


在阳光下羞涩的笑着的女孩和被藤蔓缠住全身勒住脖子的女孩。

她开心地向他道谢的声音和恐惧地竭力哭喊的声音。

铁链相互摩擦的声音和冰冷的水敲打着地面的声音。

消毒水的气味和口中若有若无的金属味道。

昆虫在皮肤上爬行一般的触感顺着脊柱爬上来,令他禁不住地颤抖。

他已然分不清什么是幻觉,什么是现实。


脖颈处仿佛被利刃所划伤一般地痛,他抬起手想要按住伤口,却发现手被铁链束缚无法触碰到脖子。

青...

21 Aug 2013

[FATE/Zero][兰雁]あじさい 前半[旧文]

0


令人烦躁的夏天。

光滑的桌面反射着刺眼的阳光,最终照到讲台上方的墙壁上。所有窗户都开着,时不时有微风,微微带起了墨绿色的厚重窗帘。台上年轻的教师一边在黑板上写字一边讲着什么。他有一头显眼的白发,左边的脸上还留着不知什么造成的伤疤。周围的同学饶有兴趣地悄声讨论着这奇异的外貌,但这并没有引起兰斯洛特的兴趣。兰斯洛特坐在窗边的位置,操场离教学楼不远,在窗边能够听到打篮球的学生的呐喊。

“篮球啊……有多久没有打过了呢。”兰斯洛特默默地想。

是的,优等生兰斯洛特现在正在极其少见地望着窗外发呆。台上的老师在讲什么他完全没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打篮球的学生身上。初中时经常打...

21 Aug 2013
1 2 3 4 5 6 7
© Summer Gard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