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虚假的笔写不出我cp的真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十

江雪左文字不喜欢手入。

每当他回想起刀刃划开皮肤,切开肌肉,甚至伤及骨髓的那种痛苦,他就不禁想到,他的每一位对手都承受着比之更甚的痛苦。这种痛苦,他已施与不可胜数的生命,并且此后仍将施与不可胜数的生命。这是他的罪,他的业,他必须铭记,以及背负的责任。

可只要回到本丸,在手入室待上一段时间,无论多深的伤口都能够愈合,骨骼坚韧,皮肤光滑,仿佛从未经历过那样残忍的生死之搏。

他宁愿像人类那样,背负着所有的伤痕活下去。


如果这样,即使历经了千百年的记忆模糊了,至少他的身体能帮他记住每一个消逝在他的刀下的生命的重量。

可他不能。审神者的灵力消去了一切战斗的痕迹,每一次当他走出手...

06 Nov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九

他们登上了山丘,轿外虽是一片豪雨,却丝毫不能减损东海道第一弓取的兴致。骇人的闪电与冰冷的雨都被隔绝在轿子外面了,留下的唯有宛如能乐之中的太鼓一般富有节奏与韵味的雨声。

正值壮年的今川义元端正地坐在轿子里,他身着红郁金的直垂,手持一把绘了红梅傲雪的蝙蝠扇,悠然地暝着双目,似在享受这有规律的摇摆。突然,他开口问道:“宗三,你听这风向哪吹啊?”

身披露草色袈裟的付丧神听了一会,回答道:“我想,大概是向西边吹吧。”

话音刚落,那红梅傲雪的蝙蝠扇便不轻不重地落在宗三肩上:“傻瓜,是朝洛阳的方向吹啊!”语毕他便意得志满地哈哈大笑起来,宗三也在其感染之下不禁笑出了声来。


世人之言上洛...

29 Oct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八


    对于一个架空的地方产生归属感大概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吧。 

    照审神者的说法,这个“本丸”不属于任何空间,也不属于任何时间。然而这里同样有鸣鸟啼晨,夜星璀璨,春华秋实,斗转星移。这里的气候与地球上任何一处都相似,却又与任何一处都不尽相同。付丧神们并不了解这里究竟是如何一个地方,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将这里当做一个与过去诸多住所并无区别的,普通的新居所,对于雨季之中的晴日,也会由衷地感其珍贵而欣喜。

    付丧神们决定将宴会定在这个珍贵得犹如人类转...

22 Oct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七


关于未来,宗三左文字未曾有过太多思索。

宛如漂浮于江河水面上的一枚树叶,被无可抗拒的水流推进一场又一场相似的景色,穿越了无数的清澈或浑浊,激流或浅滩,却出了来自河水缓慢而致命的侵蚀之外一无所获。

春水拥抱着大地,夏云抚慰着天空,秋雨恋慕着大地,冬雪思念着天空。

四季巡回,万物流转。

唯有付丧神如同被时间遗忘了一般,徒劳地蒙上悲痛的尘埃,为残酷的时间所害。

于是付丧神在他过于漫长的生命中逐渐淡忘了时间的存在,对于未来,或者说对于存在这件事本身,他感到疲倦了,乏味了,于是他像曾经的主人们将他扔进仓库中一般,将那颗仍旧渴望证明自己存在的心锁进尘埃里,弃置不理了。

然...

16 Oct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六

昏暗又逼仄的道路延伸向前方。

两侧的墙壁以哀悼一般的姿态肃穆地立着,天井比一般得房屋低矮得多,仿佛随时都会撞到头上。

唯一的光源来自尽头的那间和室。

宗三像是沙漠中渴水的旅人一般费力地朝那里走去。不知怎么的,身上的袈裟好像比铅还重,呼吸也无法顺畅,他只想尽快到达尽头的房间,以获得充沛的空气。

拉开素色的障子,出现在面前的是一间不足四叠的狭小茶室,一个男人背对着宗三正在煮茶,灯火将他的影子笼罩到宗三的脸上,让那个背影显得沉默又伟岸。

烛火摇曳,人影攒动。


宗三缓缓走到男人的对面,一礼过后喊他“宗易大人。”

男人也回以同样的礼数,喊他“宗三殿下”。...

09 Oct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五


寒意从脚底蔓延上来,缓缓地扩散到全身。

明明是流金砾石的六月,宗三赤脚走在这座寺庙的地板上,却还是无法抑制地感到寒冷。在这种没有由来的寒意之中,他仿佛被冻僵了,连一根手指都无法自如地运动。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只能如履薄冰地在这座寺庙之中缓慢移动着。

经过长久的岁月,连曾经居住过两百多年的江户城的记忆都早已经模糊了,遑论这个只停留了短短数日的寺庙了。他走过一间间看不出区别的和室,凭着直觉在走廊的尽头左转或右转,他自己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赤裸的脚已经在寒意中麻痹了,这一座并不算宏伟的寺庙的御殿之中却还是寻不见敌刀的身影。

宗三心里开始有些打鼓了。他对自己不加思考的判断有些...

01 Oct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四

从那件事以后,已经颇有些时日了。庭里种着的山樱与垂枝樱早已败了一地,若是有紫藤来填补这一段时间的空白,庭里的景象大概也不至于狼藉如此吧。

宗三左文字一面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面赤脚走在缘侧的木地板上。经过大半天的战斗,他不免有些疲乏,走进房间反手合上纸拉门,正准备打理着装,稍事休息没多久,却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他咬着发绳,有些含混不清地说。

歌仙兼定推开门,便看见宗三正露着半边臂膀整理头发的样子。尽管皮肤与袈裟上还沾着点点灰尘与血污,他的脸上却还是平时那副游刃有余的神色。

“宗三殿下,主上叫你用过晚餐之后,与鸣狐殿下临时调换一下,到第三部队出阵,可以吗?”

“没有问题。...

24 Sep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三

仿佛一只以心为巢穴的蜘蛛。

越是面对至亲至信之人的时候,越是以恶意、谎言、猜疑与嫉妒为蛛丝,织起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自己的本心包裹起来,然而这网非但不能保护自己,反而一点点地蚕食着自己的精神。一旦这只可怖的昆虫的阴影笼罩在心头,他便如同它的牵线人偶一般,不断说出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妄言。

坦诚地说,宗三在为那日自己的言行而后悔。

明知自己的过往无论有多少蛮不讲理的痛苦与遭遇,都并不是江雪的过错,为何采取了那种仿佛责怪江雪一般的言辞呢?


宗三琢磨着总该为这件事向江雪好好地道个歉,可无谓的骄傲和矜持偏偏在这种时候添乱。不知该说是幸运呢还是不幸,他现在的主人是一位好战而寡情之人...

18 Sep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二

*本章紫宗三出没注意

*撒泼打滚求评论;w;


要说春日的景象,樱吹雪胧月夜,草长莺飞熏风西来,候鸟鸣于空中,鱼鳖浮出水面,无不是历代的雅士歌咏了几千年也不嫌多的秀丽。然而在此之前,如枯山水一般淡漠冷清的晚冬,目光所及之处被一片苍茫所覆盖,失去了属于自身的言语与色彩,这样一片死寂的景象似乎更加适合江雪左文字。

江雪从锻刀房走出来,刚一踏上缘侧的地板,受了寒气的木质结构便吱吱呀呀地响了起来。冬日的白昼如同马蹄踏过草原的瞬间一般短暂,在这样的早朝,日光还未穿透远处的重峦叠嶂唤醒这里的生灵,庭院里唯有结着薄冰的池塘反射着同样积着薄雪的石灯笼所发出的朦胧光芒,借着这一点薄明,江雪才得以看清...

11 Sep 2015

[刀剑乱舞][江宗]百华散尽复归来 一

·原作背景

·私设大量出没

·青宗三紫宗三二设有

·考据十分不专业,现学现卖,欢迎捉虫

·尽量一周一更吧……尽量


    看见障子后面踌躇着的小小身影,宗三左文字放下奉书纸,小心地将手中的刀入鞘,出声唤道:"小夜,怎么不进来呢?"

    被称作小夜的短刀轻轻拉开障子,午后明朗的阳光便与初冬微凉的空气一道钻进了和室之中。坐在室内身披方格纹的五条袈裟,内里胡乱地裹着一件莓色的直缀的,便是他的兄长宗三左文字了。...

03 Sep 2015
1 2 3 4 5 6 7
© Summer Garden | Powered by LOFTER